他总是为她做许多事,儿时帮她温习功课,应付父母的考察,高中时候放弃可以早一年升学的机会,并且随她考取同一座大学,而她,自小就是兄长眼中的乖妹妹,父母面前的乖女儿,,柔顺乖巧是她的性格,生活无时无刻受着这些压力,二十多年来,唯一属于她的天空,最多是那方画布了。

“不急,别急雪儿,我等等就好!‘苏青泓注视着夏衣雪道。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