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
官方微信
    清除历史记录关闭
    精品推荐
    他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在洞中直线下落,掉落离地至少有二十多丈的洞底。
    几人连身应是,先自退走了,周书庆站了会,还沾了些泥土的脸上,神情变了几变,这才离去。躲于树林里的柳凰偷看了整个过程的柳凰这才从灌木丛里起身,心里的好奇心又添了几分,这方凌筑到底是什么身份,身手高得太过吓人,号称中国第一安全人员的龙组特工都被他三拳两脚打得惨败,难怪上次自家哥哥都只能挨得他几下。
    千秋火听见这话连连呕吐,道:“你这个死玻璃!”
    我的书架
    hi,欢迎使用宜搜小说
    跨平台/多设备同步阅读进度、图书,轻松实现云阅读
    • 大主宰封面图
      方凌筑呼吸渐渐平稳,脑中空白,直达神游物外。
      “我随便!”方凌筑独自一人站在那里,通过对眼前这些人的打量,终于有了些兴趣,在那教官后面的人都达到了高手的境界,而眼前这教官,更是高手中的一流身手,三百招内,至少能与辛苇斗个旗鼓相当,而且辛苇在三百招外想赢他,还得付出不轻的代价,以辛苇的身手能做为黑道第一世家的女家主,可以说是自己的点拨下才达到这样的功力,而眼前这人的身手如此之强,看来周书庆呆的龙组里也是藏龙卧虎了。
      重上游戏,方凌筑所在洞还没消失,却发现石壁竟然不住的颤抖,有的地方开始有石块不断下落!难道地震了?方凌筑暗道,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他的疑虑消失,只听见非常沉闷的拍击声不断从石窟的另外一个墙壁上狠狠传来,同时伴有剧烈的颤抖,难道石壁的那边的也是空的,方凌筑不由暗自责怪自己的粗心,不知道拿枪到处捅捅,不然就知道哪是空心的了。
    • 完美世界封面图
      “两位英姿焕发,果然是人中龙凤啊!”那老道士爽朗的笑道。
      【玄幻】完美世界辰东
    • 莽荒纪封面图
      千秋火,武林大会上第七。
    • 灵域封面图
      方凌筑退后,这人给辛苇做对手刚好,将有些寒意的夏衣雪搂在怀里,握住她的手,输了些内力进去,夏衣雪只觉从两人的手互相握住的地方传来一股暖意,寒意一扫而空,如春天般舒适了,不由对着方凌筑嫣然一笑,一切情意,尽在不言中。
      柳凰又是一巴掌扇向方凌筑,方凌筑抬手接住,柳凰又去了一只手,结果还是一样,双手被制的柳凰张嘴就咬向他的肩头,方凌筑本可以运劲震开,心想觉得这事柳凰也满委屈的,也就任由她咬了下去,满大街这么开放的女人,她自己穿得这么性感,平时却偏是个非常保守的女人,就算穿得再性感,也不是随便让男人靠近身边的,这下给了这么个冰激凌让他吃了,的确吃了大亏。
      方凌筑在她们脸上一人咬了一口,轻轻道:“今天都乖乖呆家里等我,晚上我要吃你们!”
      【玄幻】灵域逆苍天
    • 我欲封天封面图
      水沁兰手中剑光一闪,随后消失,马上的七个人眉心上被水沁兰画出的雪花被渗出的鲜血染成了血花,接二连三的栽下马挂了,这一刻,她不容许任何人来打扰他们两人。
      【玄幻】我欲封天耳根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那人点头,道:“周书庆,希望你能记住我名字”。
      不一会,方凌筑便同店小二将菜端了进来,菜是摆了一桌,那酒被方凌筑抱了满怀,他有这点嗜好,店小二出去后。
      第三卷 龙现 第一百三十四章 苦舟禅心
    • 校园全能高手
      三两银子!
    • 天火大道
      十几人全部倒地,被毒死。
    • 绝世高手在都市
      方凌筑嘱咐她不用再等他,可以先传送去别的地方练级后,又进了游戏,是祸不是福,是祸躲不过,方凌筑重新回到洞中,想着脱身的办法,但各种法子想遍,还是没有丝毫头绪,心下一发狠,想着自杀算了。举起霸王枪,倒转枪尖,就向往胸口插去,哪知脚指头一疼,一看是条蛇咬着他的拇指了。
      方凌筑虽然不觉得自己是个纯粹的江湖人,但还是得注意有些东西,人命关天,总不能动不动就杀人,虽然拥有能处置别生死的能力,但没有非得让人死的权力,杀该杀之人,而不是不分青红皂白就乱砍,听他这么一说,便道:“你的武功可是来自江湖,难道就应该守些江湖中的规矩!”
      千秋火收起惊讶,站起来道:“好了,兄弟身手太好了!”何止是太好,他都没把握赢得眼前这个拿枪的人,自己可是天下第七的身手啊,将脑海所有高手想遍,始终想不出哪个地方出现这么样的高手过,至少第二次武林大会上没有他的身影。
    • 绝品邪少
      “兄弟的事迹,胖子我可以十分佩服啊”十一个戒指并不会因为方凌筑的态度而冷了场子!。
    • 很纯很暧昧
      方凌筑略一抬头,庞大无比的气势从皇帝的身上散发,逼他而来,皇帝比场中任何一人的功力都要高深,像翱翔九天的神龙,举手投足之间皆带天地之威,方凌筑以刚刚迈入先天境界的身手自然抵挡不住,勉强站的身体不由自主的想跪下,但心底却不想受这压迫。方凌筑已尽量收敛心神,但全身内力被禁卫封住了,浑身骨骼嚓嚓作响,就是用不上半点力道,他的身形开始慢慢软倒。
      而此时,山下的官道上,从两头各奔来了上千匹马,首先被方凌筑杀了的举尸无双挂回藏剑阁,召集了上千人一起来报那一枪之仇,同时也是为了接应老大冷阎罗,怕被他杀回的英雄堂众人也召集人马前来报仇。
      方凌筑生命降低,战力就提高,内力在急剧上升,梅弄影觉得方凌筑散发的气势成倍增长,连呼吸都受到了阻力,手下剑尖有了丝犹豫,如果方凌筑是临死之前的反扑,那么他再攻去就是不值得。
    • 校草的强势索吻:笨丫头,嫁给我
      逃得最快,也死得最快,在接近镇口的时候被人杀了。
      “我跟你可不是同一年级的,没有走错教室吧?”方凌筑又开口逗道。
      天衡大学大门的门卫不多,才十个,看门的老头才五十多岁的年龄,做为最高学府,车子一般都不能从大门进入的,就算是国家领导也只能从侧旁的小门进出,除非是在学术上具有极大建树的大师级人物才可以打开那极为笨重的大门,所以门卫的工作一般都非常轻松,早上开了侧门,坐在那发呆直到晚上十二点后关门。
    • 匆匆那年
      “妈的,他还搞起三妻四妾了,真是厉害!”听到的人都是这么想的,又是一阵佩服,同时生起一股正义心,可别让眼前的唐苜也落入他虎口。
      方凌筑远远的看见水沁兰往客栈后边的山里追去,怕出意外,也就在后边跟着走上前,他中的这一剑上携带的真气属性与以前所受的伤不同,伤口流血状态持续的时间太长,走了好长的时间还没消失,生命掉得还有五分之一时状态才消失,生命开始回升,这时他进入了一条狭窄的山道,,两旁树影婆娑,草没人头,被盈盈的上弦月镀上一层银辉,夜深过半,树叶,草尖都挂上了点点晶莹如珍珠的晨露。可惜平静的外表下隐伏着杀气,方凌筑察觉自己已经误入重围。
      过了不知道多久,她必须下线了,因为工作的时间已到。方凌筑也要下了,两人约好时间,便一同下线。
      梅花香自苦寒来,宝剑锋从磨砺出。
      柳凰翻翻白眼,不理他走出树林,柳生烈不知道柳凰今天怎么变得怪模怪样,跑到自己那哭了半天,好不容易问出句是被人看光了,这才跑来代她出头,开始是兴高采烈的去找那小子,这个时候倒有些维护他的意思了,想了会,在他只有武功招式里头脑还是弄不明白这些事情,原地站了会,也打算出去,走到自己抱住的那棵树前时,抬腿就一脚,嘴里恨恨道:“叫你让我出丑!”
      唐苜仍不做声。
    • 傻丫头误撞校草心
      千秋火却是将力道在两腿间分布均匀,陷入地面的深度接近方凌筑的一半。两人头顶虽然没有冒出白腾腾的烟雾,但也是汗湿数重衣了。
    • 恶魔王子PK刁蛮公主
      被方凌筑抛过十多丈的距离坐到屋顶上,千秋火再一次体会了腾云驾雾的感觉,不过这感觉可不太好受,明明知道自己稍微分出点内力就可以避免那5%的痛感,偏偏是内力没有半分多余的分出来,有些郁闷。
      现在的季节早就进入了冬天,冷是非常冷,但柳凰可能是习武的缘故,整天就两件单衣加件外套风里来沙里去,今天就穿了件深黄短短的牛仔裙,脚上套了双深黄色马靴,拥有完全曲线的玉腿上穿了双最容易引起男人冲动的肉色丝袜,十个男人有九个看了后都会有渴望。方凌筑这些还可以勉强忍受,毕竟自己家里的两位美女他是从早到晚看着,就是柳凰抬腿踢他的那一刹那,短裙张开,走光了,露出里面小巧的黑色裤裤,而一向反应灵敏的方凌筑下意识的抓住了她的美腿,手下稍用些劲道,柳凰的腿就动弹不得。
      接下来割了点蛇肉,用系统里最便宜且人手一只的火折子将就着烤熟后吃了,没盐没调料,手艺又差,只比生吃要好上一点,填饱肚子后,为了不犯在第一个石窟粗心的错误,就沿着洞壁到处敲敲打打来,在这个石窟里转了大半圈,没有发现异样,只剩下水潭边的那块石壁时,方凌筑也不死心的敲了下,石壁“噔”的响了声,带了丝清脆,不像以前的那般沉闷。
    那杀手一声苦笑,道:“大家都是玩游戏,做刺客是我的爱好,肯定不会透漏任何消息,你要杀就杀。”
    元宵十三
    5天前
    299 人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