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都在沉默,一个老年妇人引起了这个衣着华丽的年轻人的注意。她穿着半新不旧的深蓝色夏布褂子

一座光秃秃的土坡下面,一群蓬头垢面的难民躲在草丛里瑟瑟发抖,看起来,刚才的枪声把他们吓着了。
这个人也就十八、九岁的年纪,身材大约五尺七、八寸,宽阔的肩膀,白皙的面庞,飞扬入鬓的翠眉,挺峻的鼻梁
被称为少爷的年轻人,气哼哼的一马鞭抽到旁边的老榆树上,把树皮扯下了一大块“这他娘的能怪我吗~~~~~~~?”他也好象有难言之隐。

然后一群人哄闹着呼啸而去。

虽然他并没有什么实际上的大的恶行,只不过就是没事的时候在大街上寻衅生事,吃别人个生瓜梨枣不但不给钱
一个四、五十岁左右看起来非常普通憨厚的男人站在他的身后两丈远的地方,皱着眉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少爷的痰气又犯了
天已经渐渐亮了,马上的年轻人抽了抽鼻子,心道“这人的声音不男不女的真是古怪,嗯?他身上怎么还有股子陈年老尿的骚味?”再仔细看了看这张长长的驴脸,上面有几颗不太显眼的白麻子,再看看下颌居然没有胡子,而且喉头也没有突起,突然心头一凛:“莫非这厮是个太监?